第13章 门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13章 门(1/6)

    “你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旗袍女人拍拍手上的泥土,活动着手腕,眼神疑惑地看着季思危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时初的心脏可能在凶手那里。”

    季思危的眼睫轻轻眨动了下,耐心地和她解释。

    “凶手……之前说凶手很可能是时一,你是说时一把她姐姐的心脏藏起来了?”

    旗袍女人一拍手掌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也许就藏在她的房间里面。”

    季思危点头,再次说出自己的推测。

    “确实,这栋房子里,只有时一住的地方我们没有去找过。”

    阿命抿了抿唇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磨磨唧唧了,去找啊。”旗袍女人掰了掰手指,发出几声脆响,一脸的跃跃欲试:“趁时一现在不在,让阿姨给我们开门,进去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晨宇说写,还整理了下凌乱的衬衫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季思危移动到堆积在地的玫瑰花堆旁,慢条斯理地捧起一把玫瑰花,盖在时初的尸体上面:“让她的尸体就这么暴露在外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也是。”旗袍女人看着那具残破的尸体,怜悯地摇了摇头,帮季思危一起遮盖尸体,轻声细语:“她已经够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时初的尸体后,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。”旗袍女人问:“如果时一真的是杀死时初的凶手,而且时初的亡魂一直没有离去,为什么时初没有找时一报仇呢?”

    阿命也捧起一束花,轻轻放在尸体上,她仔细思考了一下,说道:“因为时一和她妈妈住在一起,而且午夜之后就不会再踏出房门一步,时初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时初根本不想杀掉时一呢?”季思危看着那些正在流逝生机的玫瑰花,不甚明显地叹息一声:“如果时一死了,就没有人可以照顾她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旗袍女人叹了口气:“不管怎么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