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第三十三章
底色 字色 字号

第33章 第三十三章(1/2)

    宋醉从床上醒来。
    既然收了他的礼物算是友好建交迈出了第一步, 相当于在空白的试卷上写了个解字准备答题。
    他知道欲速不达的道理,譬如电场中粒子的加速需要相适应的磁场强度。
    因迟迟不见方助理出来他走回阁楼坐下,还做了一页题, 正要翻开下一页。
    冯思文打电话过来诉苦:“他每天晚上都不回来还说在工作, 有谁工作衬衣还有口红印的?他还埋怨我整天疑神疑鬼,许宁也会这样吗?”
    对于冯思文这样的对象只需要安静倾听就可以了, 宋醉单手听着电话。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你现在去贺先生那里了。”冯思文按捺不住八卦的心思,“好奇贺先生喜欢什么样的人, 从没听过他对谁动过心, 你们平时有接触吗?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    少年想了想严谨地补充一句:“不过今天送了礼物。”
    “什么礼物?”
    “中老年保温杯。”
    闻言电话那边没吱声了,冯思文吓得声音都在哆嗦:“你不会以为贺先生四五十岁了吧?他今年才二十四岁哦。”
    宋醉的表情缓缓凝固了。
    他这哪里是在空白的试卷上写下一个解, 明明是对考官说你年纪太大直接把试卷撕了。
    他压根没想过贺山亭比许宁大不了多少, 只能希望贺山亭大人有大量,他走到书房门口准备补救一下。
    书房的门半开着,房里的人似乎察觉到他的到来,一阵脚步声慢慢临近。
    脚步声离得越来越近了,不知为什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如同鼓点在心头敲击, 他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秒——
    门重重关上了。
    少年头上的毛都被震了震,形成往上收的弧度,他感觉自己在贺家的日子正式计入倒计时了。
    宋醉走到自己的房间坐下,认真清点自己的财产, 他身上的钱只有两千八百块,还不够他在沪市租房子的费用。
    他犹豫了会儿打电话给许宁,电话那边传来耐心的声音:“你跟我小叔说了要住到十月吗?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把我的话放心上?”许宁的声音没了之前的柔和, “不要以为不说就可以回来住, 我没工夫听你解释, 如果我小叔不收留你自己回西南吧。”
    他望着书桌上的简易物理天平,砝码承受不了重力偏向了另一边,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便挂断了。
    少年默默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    *
    书房里的方助理在整理文件,望着关闭的门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跟一个小孩儿计较?”
    贺山亭关上门停了停。
    “中老年人脾气不好。”
    方助理:…………
    他试图为宋醉找补:“一个十八岁的小孩儿知道什么啊,肯定都是听身边的人说的,许宁都说这孩子耳根子软,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    贺山亭挑起眼若有所思。
    另一边许宁不由分说结束了通话。
    坐他边上的白问秋问:“我回国是不是对你们产生了很大的困扰?要不我还是自己去公司旁边找房子住,也不会太麻烦。”
    “你别多想。”
    许宁急切否认。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”白问秋的声音淡淡的,“回西南其实也挺好的,比留在贺先生身边好,起码可以回去看看亲人朋友。”
    许宁的眼里透出赞赏,白问秋总是这么细心,不怪每个人提到白问秋都是清一色的夸奖。
    “不说他了。”他坐得离白问秋近了点,“明天你就要实习了,以后我接你下班吧。”
    尽管白问秋在别墅里住,但始终对他不冷不热的,他就像被猫挠了似地想拉近距离,根本没时间理会宋醉。
    原本六月的温度便高,两个人挨在一块儿空气涌动着燥热,正在许宁忍不住吻下去时电话冷不丁响了。
    他的眉宇间止不住透出烦恼,然而划开屏幕看见名字,许宁立马走出去接通电话,点头哈腰问好:“小叔您找我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电话里传来男人冷漠的嗓音:“暑假自己去天元实习。”
    听到这句话许宁感觉前途一片灰暗,作为衣食不愁的富二代他没有上进的念头,只要不给家里惹祸就是好孩子了。
    可他实在没胆子拒绝自家小叔的命令,如果他爸知道了肯定会用竹条捆着他扔去天元,要是他始终不肯他爸再生一个也不是可能。
    当他回到客厅后白问秋嗓音带着细微的笑意:“我们公司下班很晚的,碰上忙季夜里还要加班。”
    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    白问秋专注望着他,许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虽然情感上告诉他该否认,但他最后嘴巴张了张说:“对不起我不能去接你了,我小叔突然让我去实习。”
    白问秋的脸僵了僵。
    许宁有苦难言,他的话怎么听起来怎么像后悔了在狡辩,他不明白平日高高在上的小叔怎么会突然关心他呢。
    *
    宋醉在房间里收拾好东西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页 加入书签

设置

字体大小